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浙江温州新闻:【自由副刊】孙维民/理想的读者

2020-02-08 03:49 出处:互联网  人气:   评论( 0
【自由副刊.书与人】 写作,就是我报仇的方式 - 韩丽珠谈《黑日》

作家韩丽珠。(孙梓评/摄影)专访◎孙梓评新作《黑日》。(孙梓评/摄影)访问这天冬至。海上雾霾,我们自弥敦道,绕经甫修缮完成的香港艺术馆,去码头搭天星小轮。2019年6月以来爆

图◎几米

◎孙维民 图◎几米

i

「写作时,是否想到某些读者?换言之,写作时,是否预设读者?」有人会问这种问题。即使别人不问,作者自己或许也应该想想。

如同其他的创作,作家写作时,通常都会预设读者。作家也许清楚这种状况,或许并不自觉。或许有些作者宣称,当其写作,只为表达自我,心中并未预先设想任何的读者。当然这是可能的,不过可能不易。写作──包括写诗──通常不是如此纯粹、孤立、绝缘之举,它总在某个上下文中进行,回应着,呼唤着。

那么,这有什么重要吗?的确,预设的读者不容忽视,因为他们的心智、性情、生活经验、品味等等,都可能影响作者的写作。当甲正在写作,他预想的日后读者是A(A可能多于一人),那么,甲支使文字时,势必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考虑A的反应。「若我这样写,A的程度大概很难理解,也不会喜欢。换个方式吧。」「若我那样写,A八成觉得无聊。改几个字,惊世骇俗一下,to wow A。」当作者预设了读者,读者便在作者的幻想中发生影响。无论甲想要讨好或是激怒A,甲都已经受到A的限制。

写作非常自由,这是多数人以为的。然而,只要思索预设读者一事,就可发现并非如此。作者一旦预设了读者,其措辞造句便不很自由。他恐怕已涉及某种目的、某些虚矫刻意的表演。巴赫汀说,一切发言都在回应其他先前的发言;傅柯说,话语牵涉权力。写作无非也是如此。作者预设读者之后,写作便沾染着某种策略和企图。

ii

写作既然需要读者,又要避免读者的心灵干扰,应该怎么办呢?

有时,我的解决方法是这样的:想像一位「理想的读者」。此人不是真人,故而没有人类的恶习,也免除肉身的框架;此人智慧比我稍高,品味比我更好,直言无讳且有幽默感,既是严师,又为益友。我写不好时,他沉着忍耐,给我空间;我以为写得好时,他指出缺失,绝不乡愿。他是我的第一位评论者,通常也是我最信任的评论者。

或许,我可以一小段对话说明彼此的互动:

【自由副刊.王丹专栏】瘟疫时期的黑色幽默

◎王丹◎王丹哥伦比亚着名作家马奎斯有一本名着,叫做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(也翻译做《爱在瘟疫蔓延时》),在爱情与瘟疫之间相互指涉和隐喻,足为永世的文学经典。我觉得也应当有人编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分享给小伙伴们:

    相关文章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9鹤岗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Mao